病渣

虽然很丑,但是个英俊

【all叶】这游戏根本没有R!【一】

*想啥写啥,非常自由

*放飞脑洞,逻辑有没有再说吧

*其它的预警暂时没想到,想到再写

——————————————————————————

 

0.1

 

各位。

 

早上好中午好晚上好。

 

我。

 

是这个故事的主角——牛特朗斯晓昬丈·英吉里亚爱司毕·俊可凡罗什敬秉。

 

简称,牛英俊。

 

为什么说我是这个故事的主角呢?

 

因为我已经通过金手指从作者那里拿到了剧本。这,是一个穿越人士来到异世界一路升级打怪泡小妞顺便拯救世界的故事,而我,就是这个穿越人士,只要我通过这个长长的穿越通道,去到异世界,我就能左拥右抱走上人生巅峰。

 

呵。

 

现在的我,正在穿越的路上……

 

正在……

 

……尼玛这个穿越通道也太长了吧我都掉下来十分钟了为什么连尽头都看不到啊!!!!

 

01.

 

在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

 

有这么一块大陆。

 

富饶美丽。

 

除了会发生植物吃人动物吃人石头吃人这样的事以外,是一片神奇而又肥沃的土地。

 

起初人们在这里的生活十分艰难,然而,尽管再艰难,人类依旧顽强地在这里生存了下来。人类的文明不断进化,在某一天,一名正在祈祷的祭司的精神突然与另一个世界连接了,他在脑海中看见了一个灰暗贫瘠的世界,在那个世界中,有着形形色色的强大战士,为了生存不断争斗。

 

连接十分短暂,却给祭司带来了极大的触动,他立马召集了人类社会里所有对精神和心理学有所研究的祭司与学者,他们对这个课题共同研究了数十年,终于再次与那个世界连接。

 

他们极尽所能与那个世界的人沟通,经过了几十年的努力,人类终于与那个世界的人谈起了合作,人类方的代表与战士方的代表达成了合作协议,人们能用精神力将战士召唤到这个物资丰富的世界,而被召唤出来的战士则要与召唤者达成契约,成为召唤者的保护者。

 

两个世界的人又花费了五年的时间修改条约的各种细则,最终,两个世界的桥梁终于搭建起来。

 

后来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对被召唤出的战士做了战力等级的划分。

 

分别是R,SR和SSR。

 

要是召唤出SSR级别的战士,那么这个人的人生已经成功了一大半。

 

召唤出战士的等级跟人的精神力强弱也没什么关系,纯粹就是看脸,啊,看脸。

 

而且人的精神力支撑不了第二次召唤,一生只能召唤一次。

 

也就是说。

 

一日是非洲人。

 

一生都是非洲人。

 

真是太惨了。

 

像苏沐秋。

 

他现在就觉得心态有点崩。

 

今天阳光正好,他提交上去的召唤预约终于通过了,早上出门前妹妹还特意做了SSR形状的小饼干给他当早餐,但是……

 

嘈杂的办事大厅内,人们的脚步声此起彼伏,坐在前台的服务人员不断地给前来办理预约的人们填写登记手续,一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推开办公室的大门,看向坐在大厅等候区的人们。

 

“24号,苏沐秋先生,您召唤出的战士我们已经做好资料备份了,您可以带走他了。”

 

苏沐秋站起身,跟在中年男人的身后,男子一边翻着手里的资料一边跟他说着注意事项。

 

“战士的身体是很强大的,只要不是掏出心脏那种致命伤,脑袋掉了都能给你救回来。”

 

“这么厉害?他们不是人类吗?”

 

苏沐秋问道。

 

中年男人看着他,推了推眼镜。

 

“不算是,他们的生理构造和人类有很大的区别,如果你对这个问题很好奇,市立图书馆二楼的生物研究学专区能满足你的好奇心。”

 

“我知道了。”

 

中年男人点点头,继续说着。

 

“然后……请不要给他们乱吃东西。”

 

苏沐秋疑惑了。

 

“他们还有不能吃的食物吗?”

 

“不。”

 

中年男人将一本《与战士相处的注意事项(精华版)》和档案袋一起递给他。

 

“以前有人把战士当宠物喂养被打断了三根肋骨。”

 

苏沐秋恍然大悟。

 

“总之,每一位召唤者都要牢牢记住,”中年男子将走廊尽头的房间门推开,“你与战士不是仆从关系,你们是合作的伙伴。”

 

“我明白。”

 

苏沐秋认真地点头,他有些郁闷的心情不知为何好了许多。

 

房间内,他召唤出的战士站在那里,一旁穿着制服的女性拍了拍他的肩。

 

“好了,跟你的召唤者走吧。”

 

战士礼貌地对工作人员点点头,走到了苏沐秋身旁。

 

中年男子对他们露出一个微笑。

 

“再见,先生们,祝你们能有一段精彩的旅程。”

 

02.

 

“啊,话是这么说,可是我不想去战斗。”

 

走在大厅内,战士突然开口。

 

苏沐秋的脚步突然定住。

 

“你说啥?”

 

皮肤有些苍白的战士慢悠悠地开口。

 

“我说,我不想去战斗。你看,反正我也是个R,不如就安安心心在城市里呆下来,啊,养养宠物种种花,我可以去打工给自己挣生活费,打工费可以跟你二八分……”

 

“停停停停!!你这什么意思?”

 

战士听闻,皱了皱眉,一副肉痛的样子。

 

“三七分,不能再多了。”

 

“谁跟你说这个了!”

 

苏沐秋嘴角抽了抽,他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翻看了一眼手中的资料。

 

“呃……叶修,你不想战斗,那你想做什么?”

 

叶修的表情严肃了起来。

 

“我想打游戏,我想当职业选手。”

 

“……”

 

我竟一时接不上话。

 

苏沐秋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

 

“我说你这……”

 

“嘣—!!”

 

一颗子弹突然从他俩面前飞过。

 

面带微笑的服务人员头冒青筋的看着他俩。

 

“两位先生,能别再滞留在大厅吗?”

 

“对不起!”

 

03.

 

“你们这儿的人挺暴力啊。”

 

叶修跟在苏沐秋身旁,看着手里的报纸。

 

“因为这是个战斗力至上的社会吧。”

 

苏沐秋想到今天的种种,不禁叹了口气。他看向身旁的战士。

 

“嗯?你的武器呢?不是说一般战士会带着自己最趁手的武器过来吗?”

 

“有啊。”

 

叶修一手拿着报纸,一手拿下别在腰间的一把灰扑扑的雨伞。

 

“你看。”

 

“……你逗我呢。”

 

“哪有,雨伞多好啊,能格挡。”

 

叶修撑开伞。

 

“能攻击。”

 

伞尖在苏沐秋身上戳戳戳。

 

“还能挡雨遮阳呢……”

 

苏沐秋一手按住他。

 

“停,不要再说了,我听不下去了……”

 

听着好可怜……

 

叶修笑了笑。

 

“逗你的。”

 

“猜到了,我不信你能拿这小破伞打架,你的武器呢?”

 

“送人了。”

 

叶修淡然地说,继续看着手里的报纸。

 

苏沐秋没有继续问,他移开了视线。

 

“那你擅长什么?”

 

“我?我什么都会啊。”

 

“……好玩吗。”

 

“骗你干嘛,我真的都会。”

 

苏沐秋将信将疑地上下打量了他一遍。

 

“什么都会会只评级R?难道你是什么都会一点什么都不精通那种?”

 

苏沐秋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有道理,叶修无奈地摇摇头。

 

“普通人果然理解不了。”

 

他们走过一家网吧,叶修路线一转。

 

“诶这家招网管。”

 

苏沐秋一把扯住了他的大红围巾。

 

“你给我回来。”

 

04.

 

简单到甚至有几分简陋的小屋子内。

 

苏沐橙盯着她哥哥带回来的战士。

 

伸手戳了戳他的脸。

 

“软的!”

 

叶修好脾气地任小姑娘戳着。

 

“没想到你还有个这么可爱的妹妹。”

 

正在接水的苏沐秋突然一回头,神情平静眼中却带着冷意。

 

“你可不要对她有什么奇怪的想法。”

 

叶修举起双手表示投降,一脸正经。

 

“我的心中只有游戏。”

 

苏沐秋的气势立马退了,他无语地看着叶修。

 

“你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网瘾少年吧?”

 

“热爱和上瘾是不一样的。”

 

叶修认真地纠正他。

 

“……怎么会有你这种战士……”

 

苏沐秋按开烧水壶的开关,坐在小餐桌前,拍拍桌子,一副要谈判的模样。

 

“坐过来,我们好好谈谈现在的问题。”

 

“嗯。”

 

苏沐橙眨眨眼,跑进了房间。

 

“那我去做作业了!”

 

看着苏沐橙关上房间门,苏沐秋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叶修看了一眼。

 

“桌子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它。”

 

“……把你的注意力收回来。”

 

苏沐秋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

 

“现在咱俩最大的问题就是,你不想战斗,想打游戏去当电竞选手。”

 

“嗯。”

 

叶修点点头。

 

“可是这不是我想要的。这个世界战斗力至上,强大的人会获得赞美和荣誉,我也想要那样的人生。”

 

“你想要那样的强大吗?”

 

“我和沐橙在孤儿院长大,小时候,曾在广场的大荧幕上看到当时最强大的战士和他的召唤者的采访。”

 

自信桀骜的强者。

 

屏幕上的他们比那天广场上的阳光还要闪耀。

 

锐利的眼神中是对未来的期待和勇往直前的无畏。

 

“我想成为那样的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缩在这小小的房间里。”

 

叶修看着苏沐秋轻轻勾起的嘴角。

 

“这是你的梦想吗?”

 

“是的。”

 

“成为职业选手也是我的梦想。”

 

苏沐秋苦笑着。

 

“这算是道不同了?”

 

叶修盯了他半晌,摸着下巴。

 

“现在我把你做掉怎么样?”

 

“想太多,我们精神上可是有连接的,你伤了我你也会有痛感。”

 

“诶——”

 

叶修将手伸进桌上拆开的薯片袋,拿了片薯片搁在自己手腕上。

 

苏沐秋挑眉。

 

“想太少,你受伤了我可没感觉。”

 

这不公平!

 

这不人权!

 

叶修愤怒地吃掉薯片。

 

他俩对视了几秒,最后两人都撇过头笑了。

 

苏沐秋擦掉眼角笑出的眼泪。

 

“其实在回来的路上我真的想过你会不会动手。”

 

“我看起来这么暴力吗?”

 

“不,”苏沐秋向他伸出手,“我现在发现你跟我有点像。”

 

叶修握住他的手。

 

“哪儿像?个子不高志气不小?”

 

苏沐秋突然就想揍他。

 

“我还未成年,还要长的。”

 

“那么,今天的谈话就到此为止?”

 

“嗯。”

 

“我饿了。”

 

“我去做饭。”

 

“??你做饭拽我干嘛?”

 

“过来学做饭,我们家不养闲人。”

 

“黑心地主。”

 

“哦对了你刚吃的薯片是过期的。”

 

“……卑鄙的本地人。”

 

05.

 

清晨的太阳已经明晃晃挂在天上。

 

这个城市似乎就没有停歇下来的时候,每一天都活力满满不知疲惫地运转。

 

“好的,请各位刷身份证通过,请排好队一次通过谢谢!”

 

城门口的刷卡机器上不断传来嘀嘀声,维持秩序的安保人员大声喊着注意事项。

 

“请各位注意安全,请不要越界去森林深处,谢谢!”

 

“请遵守规则,以自己的性命安全为重。请不要不听劝阻强行作死!强行作死的人救回来以十倍的价格赔偿医药费!”

 

叶修转头看向苏沐秋。

 

“你们这儿安保人员真实诚。”

 

“毕竟不长记性找死的人太多了。”

 

苏沐秋耸耸肩,带着叶修刷卡走出了城门。

 

走出城门后,还要再走一段路才会到有奇异动植物生存的森林,这个森林被划分了三层,最外围是新手练手的新手区,往里一些,那里的动植物会比较难对付,不过可能会出现一些有用的材料,而最里层,就是高危区,既有危险的生物也有珍稀的材料。

 

“嗷——!!”

 

一只裂开血盆大口的圆形动物气势汹汹地朝叶修冲了过来!

 

叶修低头看着这玩意儿撞上了自己的鞋子然后倒地不起嗷嗷直叫。

 

碰、碰瓷?

 

叶修匪夷所思地看着那小玩意儿,前面的苏沐秋喊了他一声。

 

“你在干嘛呢?过来过来,我看新手帮助上说新手可以先杀杀野猪之类的生物练练手。”

 

“是吗?那我去拉怪。”

 

说完苏沐秋就见叶修站在原地没动。

 

“你不是……”

 

“嘘。”

 

不一会儿,突然一阵巨大的声响传来,好似地震一般的声响伴随着树木东倒西歪的动静,一只巨大的野猪王出现在他们面前,怒气冲冲的。

 

“……哥们儿你有点猛啊。”

 

苏沐秋呆了呆,眼前的这只野猪王超出他想象了,不过……说不定叶修是可以应付的呢?

 

“好!上吧叶修!”

 

“嗯?上什么上,我来这边能力基本被削成出厂设置了,现在唯一会的技能就是嘲讽,好了,你要的怪。”

 

“……如果我们活着回去,记得提醒我揍你一顿。”

 

“这样啊。嗯……说实话我也没想到我一个嘲讽会这么大威力,好吧,我们可以开始跑了。”

 

说罢叶修拽着苏沐秋转身就跑。

 

苏沐秋内流满面。

 

“为什么我会召唤出你这种战士啊啊啊!!!!”

 

两人在森林里左拐右拐拐着弯儿跑,身后凶猛的野猪王穷追不舍,庞大的身躯撞倒了一片树木,就在苏沐秋跑得快脱力的时候叶修拽住他一个往右一歪顺着一个滑坡滚了下去,两人一连滚了十几圈才停下来,幸好坡上没什么石头树枝,只沾了一身的树叶,叶修呸呸两声吐掉嘴巴沾着的叶子,听着野猪王奔腾的声音一路远去,松了口气。

 

一旁的苏沐秋也爬了起来。

 

“甩掉了?”

 

叶修看着他,一时欲言又止。

 

“额……嗯……咳……呃……”

 

苏沐秋没好气地拍了拍身上。

 

“想笑就笑吧。”

 

叶修果断捂住嘴闷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下。

 

“咳,看见了吧,战斗这种事,今天这样的程度连危险都算不上,很辛苦的。”

 

“我知道。”

 

“如果要继续下去的话,以后只会比这样的辛苦一百倍,一千倍。”

 

苏沐秋咧开嘴笑了笑。

 

“我知道。”

 

“如果不是这么辛苦的话,得到的东西也不值得的了。”

 

叶修歪着头看他,也笑了。

 

“我想我还挺喜欢你小子的。”

 

他站起身来拍干净身上的叶子,向他伸出手。

 

“我想好了。”

 

他说。

 

“我会先帮你实现你的梦想的,但是等你的梦想实现以后,你要帮我去实现我的梦想。”

 

被层层叠叠的树叶切碎的阳光细碎地洒在眼前这个男人身上,他脏兮兮的,本来无精打采的眼睛亮得吓人,比幼时见到的那荣耀的一幕还要令人心动。

 

苏沐秋盯着叶修的脸庞,伸出手用力握住他的手。

 

“那就这样说好了,朋友!”

 

TBC

 

小剧场——那个【里】世界的娱乐time!

 

叶修周泽楷黄少天张佳乐四人坐在一块儿打牌。

 

在这个贫瘠到处都是危险的世界里,并没有扑克牌这种东西,普通的纸张都很珍贵,没办法,他们只好用各种替代品来打牌。

 

“我我我,我第一个!出一个鳄鱼齿。”

 

黄少天把一个白生生的牙齿放在四人中间的空地上。

 

“耻辱啊少天。”

 

叶修叼着烟,接上一个鳄鱼齿。

 

“天,天天都被老叶气死!”

 

张佳乐接上一对鳄鱼齿。

 

“死物。”

 

周泽楷摸出一个精美的小牙齿放上,那是一种稀罕漂亮的鸟类的牙齿,四个人看了看手里的材料,跟不上,过。

 

“这牙齿还真挺好看的。”

 

“送你。”

 

周泽楷递给叶修,叶修摆摆手拒绝。

 

“物物物物物勿忘叶修的没下限!”

 

黄少天放上一块橘色的晶石。

 

“限制自由。”

 

叶修接上一块红紫色的晶石,顺手拿过周泽楷的荒火。

 

“借一下啊小周。”

 

“嗯。”

 

手腕一转,往后开了一枪,准备偷袭他们的一只蜜獾瞬间倒下。

 

“由……由于这个我真的想不出来接什么了所以下一个。”

 

张佳乐放了一颗打磨成星星形状的水晶。

 

“个子。”

 

周泽楷琢磨了一下,拿了一颗水滴形状色彩艳丽的蓝色晶石。

 

叶修吸完手上那支烟。

 

“子字前面加个女,好了各位我先走一步!”

 

“卧槽卧槽卧槽!我就知道叶修这家伙叫我们玩打牌肯定不安好心追追追追追追上我不干死你!!!!!!”

 

“嗯。”

 

“嗯!……嗯????”

 

TBC

 

 ————————————————————————————

我这个人叛逆,别催我,越催越慢再催熄火

原先写的《R!》没有存档,当时怎么写的很多记不清了,嘛无所谓反正当时也就晚上突然想到的随手打得开心就写了,鬼知道为什么当时喜欢的这么多突然被催更要求别弃坑。这次就再重新补设定补剧情吧

别问我《非正常越狱》,那篇结局早就想好了就是一直懒得写

 

评论(41)

热度(1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