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渣

虽然很丑,但是个英俊

【喻叶】不可告人

*睡前摸鱼

*教练!教练我想学开车!我有一颗真诚的心!

——————————————————————————————

01.

今天第三次察觉到递过来的视线。

喻文州停下正在与张新杰讨论的话题,目光移开,正好与看向他的叶修对上视线。

他清楚地看见叶修的眼睫颤了颤,然后若无其事地转回电脑屏幕上。

喻文州轻轻勾起嘴角。

“你看上去心情很好?”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

喻文州收回目光。

“是啊。”

02.

喻文州与叶修之间的氛围最近有点奇怪。

虽然看上去和平时并没有两样。

然而藏在平静下的变化却在不停地伸展枝叶。

要说的话,变化始于两个星期前的一个晚上。

简单地说。

在那个晚上因为酒精的直接因素。

两人发生了点。

非友谊性接触。

一觉醒来事情变成了一种无法预计的糟糕状态。

浑身酸疼的叶修看向一旁也还没回过神的喻文州。

非常想点上一支烟清醒一下还隐隐作痛的大脑。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尼古丁的气息在房间内弥漫开来,叶修叼着烟与喻文州达成了共识。

——都是男人,喝了酒,犯了错,昨晚的事就这么过去了。

事情解决。

叶修郁闷的心情稍微轻松了点,就听喻文州温和地开口。

“也给我抽一口吧。”

叶修眨眨眼,正要伸手去拿烟盒,拿着烟的左手就被喻文州握住手腕,拉到自己面前,低头含住还带有湿意的滤嘴,轻轻吸了一口。

叶修看着烟雾缭绕中喻文州温和的眉眼,突然意识到。

真的达成共识了吗?

03.

说是事情就这么过去。

然而人终究不是机器,删掉程序便一劳永逸。

叶修的注意力情不自禁地往喻文州身上飘。

就像现在。

他明明是在做下次对意大利队的比赛资料分析,讲解中目光对上微笑看着他的喻文州,口中的话语没有停顿,脑海中却先掉了一帧。

这样不行。

叶修的目光冷下去一些,也许是对于分心的自己的轻微恼意。

喻文州注意到他的细小变化,手指轻轻敲了敲手中的笔记本。

突然感受到口渴。

04.

叶修想把那天的事情就这么抛在脑后。

喻文州可不想。

他还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发生的每一个细节——他不知道叶修是不是也能想起。

只沾了一些酒的叶修,被酒精麻痹了神经的他不似平时的慵懒,并没有因为这样就乖巧下来,反而显现出一些只有在游戏中才会表现出来的侵略性。

他抱着他打开宾馆的房门,还没来得及温柔地捧起他的脸庞,就被他按住狠狠地咬住了脖子。

喻文州惊讶了一下。

这是不是让他可以以为自己不是一厢情愿。

很快他就不能想了,酒精与叶修的双重作用让他大脑发昏,发酵的则是早就蠢蠢欲动的渴求,更要命的是。

他开始舔他的伤口。

然后什么柔情蜜意都被扔在了一边。

只想看他在自己怀中颤抖得像是脆弱的洁白花瓣一般的身躯,令人怜惜。可一想到他又不是花朵那般娇弱,便对抱紧这样骄傲坚韧的灵魂感到欲罢不能。

喻文州看着他迷蒙的双眼。

一贯灵活的舌头突然打了结,仿佛有蜘蛛在喉咙间织了一张网,牢牢网住了想对他诉说的话语,只有细碎的喘息逃出网的缝隙。

糟糕。

真是太糟糕了。

他轻柔地吻了吻他的额头。

05.

就好像茫然的羔羊与灰狼一同被扔进没有道路的森林。

06.

还。

没有接吻呢……

07.

“你最近怎么感觉心不在焉的?”

咬着饼干的叶修回过神。

他想了想。

“有吗?”

“当然有啊。”

苏沐橙喝着一杯芒果汁,一手支着下巴,看向叶修的眼神带着些许调笑。

“感觉呢……像是有了什么小秘密一样。”

叶修乐了。

“我能有什么秘密。”

女孩子闭上眼。

“是什么呢~”

苏沐橙笑了起来。

“该不会是在我不知道的时候谈恋爱了?”

叶修叹了口气,轻轻点了一下她的小脑袋瓜。

“怎么会。”

08.

他并没有谈恋爱的心思。

那天的事情不过是一场小小的事故。

并不是什么值得在意的事情。

可是为什么独自一人时会无法控制地想起他看着自己时温柔的目光。

叶修在心中嘲笑了一下自己。

该不会是什么处男情结吧?

真是够了。

他用冷水洗了一把脸。

09.

羔羊远远地看着灰狼。

靠近可不行啊,我会失去重要的东西的,可能是血肉什么……的。

10.

然而狼先生觉得自己放的线已经足够长。

11.

叶修被喻文州按在了洗手间内。

很危险的姿势。

立马就让他联想到了一些很危险的回忆。

但他面上还是没精打采的。

“做什么呢?”

喻文州歪歪头,笑弯了眼。

“最近心神不宁。”

叶修发出一声短促的笑。

“你该不会还对那件事念念不忘吧?”

他的语调带着一些嘲讽,但喻文州不为所动。

“并不是。”

“在那之前我就喜欢你了。”

叶修被一记直球打得有点愣。

不讨厌他的告白……这种感觉并没有——我觉得是没有的。

叶修一时间没有说话,喻文州却凑了上来。

“喂喂别耍流氓啊。”

叶修推了推他。

“我只是来索取那天还缺的东西。”

喻文州笑着,慢慢靠近他的唇瓣。

明明是能挣脱的。

叶修看着他靠近的脸。

他的呼吸,以及他嘴唇的颜色。

但是。

叶修放松了身体。

我一定是被。

鬼迷心窍了。

12.

羔羊就这么踩着一地的谎言,一路跌跌撞撞地冲进灰狼的怀抱里。

END

————————————————————————————————

可恶啊我真的好想开车啊啊啊啊啊我好想看自己喜欢的play啊啊啊啊啊!!!!

评论(63)

热度(1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