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buibi

在高铁上把《鱼刺》的配图画完了√


这个粉嫩嫩的眼睛我太喜欢了单独放一个√

【原创】鱼刺

*有些东西并不是为了让大家看懂才写的,不用勉强自己非要找到中心思想要传达什么啊之类的,只是看篇文消遣一下、只是想写点东西消遣一下不可以吗


*丢掉逻辑剧情,来点奇奇怪怪的东西,就像做梦一样乱七八糟很有意思WW


————————————————————————————

 

01.

 

滴滴答答的水声。

 

我一下子回过神,有些茫然地盯着前方。

 

一辆黑色的汽车从我身边疾驰而过,如打开纸扇般掀起水珠。

 

“哇啊——!”

 

我连忙躲开,可惜那水滴依然沾湿了裤腿。

 

呜哇……这可真是……

 

有些郁闷地踢了踢腿,叹了口气,我抬头环顾四周。

 

杂乱的脚步声,人们嬉笑打闹的声音。

 

残留下的雨水混杂着泥土的腥味,与走过我身边的人身上的香水味交缠。

 

霓虹灯绚烂的光线在空气中破碎成一个个透亮的六边形,串珠一般挂在夜幕之下。

 

这里是。

 

夜晚的街道。

 

得出这个结论后,我不禁陷入了困惑。

 

我是为了什么大晚上跑出来站在这人来人往的喧闹之地呢?

 

就在我踌躇着准备往回走时。

 

不远处传来一个绵长的声音。

 

那声音仿佛是从什么管状乐器里呼出来的一样,带着些许懒洋洋的意味。

 

“你在做什么呢,还不跟上来?”

 

说这话的人转过头看着我。

 

不,应该说是人呢还是……

 

那是一个有着毛绒绒的脑袋毛绒绒的爪子——的橙黄色大猫,话是这么说,他【它?】的体型和站立的身姿却又与人没有什么区别,更别提他还裹着一件白色的浴袍,腰间松松垮垮地系着一根红色的带子。

 

“嗯?”

 

那张笑眯眯的猫脸有几分疑惑地看着我。

 

我一下子回过神,连忙道歉。

 

“啊!抱歉抱歉!我马上就来,师父!”

 

“哼——”

 

他似乎是满意了,不紧不慢地理了理浴袍,圆滚滚的肩膀往后转动,他稍微挺直了背,慢悠悠地往前走去。

 

我小跑着跟在他的身后。

 

对了,今夜我是跟着师父前来修行的。

 

啊。

 

并不是下流意味的那种。

 

不过至于是什么样的修行,是哲学禅学神学?还是在尘世间摸爬滚打的小窍门?我也不是很明白,关于这件事的记忆模模糊糊,只是对于有这样一件事而确信不疑。

 

我看着他走着走着垮下来的肩膀。

 

只是。

 

奇怪。

 

我又是为了什么会拜一只猫为师呢?

 

02.

 

辣椒粉呛鼻的气味盘旋在街道上空。

 

烧烤摊位上摆放着成打的啤酒,活鱼贝类林林总总地摆放了一大堆。

 

看上去惹人食欲。

 

我转头看向我的师父。

 

一只黄色的大猫。

 

我实在无法将那张毛绒绒的脸归为人类,还是将他归类为猫吧。

 

但现在他对于这些诱人的水产无动于衷的模样又让我的内心产生了动摇。

 

我大步走上前。

 

“师父,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呢?”

 

“嗯……”

 

他探出爪子挠了挠自己的下巴。

 

啊,肉球。

 

“到了你就知道了,不能着急啊。”

 

问了等于白问。

 

“那我们是要去做什么呢?”

 

“做什么——”

 

他支着下巴。

 

发出长长的鼻音。

 

“是去找鱼吧。”

 

“诶?”

 

我再次看了眼烧烤摊子。

 

可眼前这不知在想些什么的师父已经自顾自地迈开步伐。

 

我只好带着满脑子的困惑跟了上去。

 

我们踩在湿漉漉的砖块上。

 

一路走过了不知多少家商店超市。

 

我忍不住开口。

 

“那个,师父啊,如果你身上没有带钱的话,我的零花钱还是……”

 

“啊。”

 

他的口中吐出一个短暂的音节,转头低头看着我,伸出爪子指向前面。

 

“我们终——于到了——”

 

“哈?”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

 

那是。

 

在城市中流淌的河。

 

…诶??!!!

 

难道!难道是要河里的鱼吗!

 

先不说这河水是否干净,我们要用鱼竿来钓鱼吗?…啊,可是我们也没有带鱼竿这种东西,要让我跳进河里去抓鱼吗?这这这、虽然我的水性不是很好,不过努力一下……

 

“你又在发什么呆呢?”

 

我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

 

我的师父已经走上了架在河上的大桥,他冲我招招手。

 

“还不过来?”

 

…不是去河里抓鱼啊。

 

“呼啊——”

 

我松了口气。

 

橘黄色的灯光照亮了这座桥。

 

令人奇怪的是,平时车辆来往频繁的大桥上,今天却只有我跟师父沿着边上行进。

 

为什么呢?

 

大家都去睡觉了吗?

 

我漫不经心地想着,今夜这桥仿佛也比平时长了许多,总觉得已经走了很久,却……

 

终于想起来这件事的我震惊地站在原地,不知何时,眼前笔直的道路早已弯曲了下去,我仿佛是踩在一个球上,不知道该惊讶自己为何能好端端地站着还是惊讶这往下弯曲看不到尽头的大桥。

 

渐行渐远的师父只剩下两只轻轻颤抖着的猫耳还在视线中,我急忙追上去。

 

“师父!这是怎么回事啊!”

 

“嗯?怎么了吗?”

 

师父那张总是带着笑意的猫脸好像完全不觉得哪里不对劲,他伸出爪子拽住我的胳膊。

 

“比起那个,你看,我们到了。”

 

他拽着我的胳膊猛然往下一跳,一瞬间的失重感让我害怕得闭上了眼,一时间连呼吸都忘记了,大脑一片空白,这种感觉短暂,却让人无法忘怀,也就仅仅是一瞬间的事。

 

我又重归了脚踏实地的安心,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眼前的桥还是平时的桥。

 

只是。

 

眼前这座城市。

 

究竟是什么啊?

 

03.

 

我紧紧跟着师父,不敢离开半步。

 

从桥上过来的这座城市,无论是那些商店还是景观设计都是熟悉的模样,确实是平时居住的城市没错,可是。

 

一条滑溜溜的大鱼啪嗒啪嗒地从我身边走过。

 

街道上满是这样穿着衣裳站立起来扭动身子走动的活鱼。

 

这些莫名其妙的鱼民究竟是什么啦!!!!

 

师父要找的鱼居然是这样的生物吗!!!!

 

“吃吗?”

 

师父举着一串糖果递给我。

 

我看着那串绿油油的糖果。

 

“不…谢谢…”

 

“很好吃的哦。”

 

店长——一条红色的鲤鱼这么说道。

 

那样的鱼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人的感觉,该说是好笑呢还是不安呢……

 

师父甩了甩袖子,我不知道他是怎样想的,竟像是导游一般带我逛起了这座满是鱼的城市。

 

“吃吗?”

 

“…不。”

 

“玩这个吗?”

 

“……呃……”

 

“哦哦!这个这个!这可真是漂亮的艺术品!”

 

“……”

 

我看着他捧着的那团软塌塌滑腻腻的东西。

 

……算了。

 

“哈……”

 

我坐在石椅上叹了口气。

 

师父坐在一旁,兴致勃勃地把玩着买来的艺术品。

 

那是一个类似于鱼尾的雕塑,具有划时代的现代主义象征。

 

我无聊地看着在公园玩耍的鱼苗,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早知道我就……

 

早知道我就……就……

 

就怎么样来着?

 

想不起来,大脑像是也被这里的水汽灌满了一般。

 

“唉——”

 

我的师父也叹了口气。

 

“你这小孩可真难办,我可是好心带你来这里玩。”

 

“谢·谢·师·父。”

 

我干巴巴地回道。

 

他发出一声短促的鼻音,站起身,把买来的艺术品往浴袍里一丢。

 

“这可是最后的重头戏了,走吧。”

 

“好好——”

 

我能怎么办呢?

 

还不是站起来老老实实跟在他后面。

 

04.

 

“咚咚——!!”

 

“锵!”

 

“咚咚——!!”

 

浑厚的鼓声传来。

 

密密麻麻的鱼民们聚在街道两边,空出中间的道路,我跟师父站在最前面的位置,道路的尽头隐约看见几个鱼民抬着轿子缓缓走来。

 

这是什么庆典吗?

 

“是他们每个月的祭祀活动。”

 

师父抱着爪子站在我身旁。

 

他笑眯眯地看了我一眼,随后又看向路上,他的胸口微微起伏,随着他呼出一口气,他的肩膀和胸腹也塌下,整只猫软了下来。

 

祭祀?

 

河神吗?

 

热闹的奏乐声不停,抬着轿子的鱼民们似乎也不是单纯地抬着而已,他们整齐地摇晃着身子,跟着鼓点的节奏抬起鱼鳍,一开一合的嘴中念叨着我听不懂的字词。

 

他们的乐声也奇怪得很,勉勉强强能听出点音律,而他们的服饰……我觉得就是单纯地披了块布在身上拿绳子系上而已。

 

鱼民们抬着的轿子是漂亮的暗红色,上面盖着好几层纱布,层层叠叠的丝织物让人看不清里面到底摆了什么。

 

“你们这些外地人不知道吧,”一条鱼在我们耳边说道,“轿子里面就是我们祭祀的神啊。”

 

“这样啊……”

 

我再次看向那顶轿子。

 

鱼民们抬着轿子的鱼鳍往上一用力,一阵风刮来,将纱布掀起。

 

我惊讶地看着轿子里。

 

“这不是……”

 

“这不是什么都没有吗!”

 

乐声一个打滑,突然停止。

 

我的声音太大,让所有的鱼民都看向了我。

 

我被吓到了一下,但或许是今夜离奇的事太多,让我感到一阵窝火,我再次说道。

 

“轿子里面不是什么都没有吗!”

 

“诶——!!”

 

轿子“哐当”一声落在地上,抬着轿子的鱼民们惊恐地往轿子里看去。

 

“没有!真的没有!”

 

 

念着这句话的鱼民们突然恐慌起来,尤其是抬轿子那几位,说真的,我觉得他们要哭出来了。

 

他们突然扑上来拽住了我的衣服。

 

“那、那么,小姐,你知道我们应该往里面放什么呢??”

 

“请务必告诉我们!”

 

“诶???”

 

我一下子甩开他们的鱼鳍。

 

“这种事为什么要我来告诉你们?”

 

“那那、那样的话!”

 

其中一个鱼民焦急地东看西看,他的目光忽然定在了一个地方。

 

“啊!我知道了!”

 

他一把揪住一条来不及逃跑的蚯蚓,将它放在轿子上。

 

“就将蚯蚓作为我们的神吧!”

 

“原来如此!”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欢呼起来。

 

“等……你们不是吃这个东西吗为什么要把你们的饲料当成神啊!!”

 

冷静下来的鱼民冲我摇了摇鱼鳍。

 

“小姐,食物可是非常重要的啊。”

 

“要怀有敬畏之心啊。”

 

“不是,我……”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刚安静下来的鱼潮没过几秒又吵闹起来。

 

“那是——啊啊啊啊!!”

 

整个城市突然摇晃起来,我的身体也跟着站不稳,脚下一滑眼看差点就要摔倒……

 

“唔—谢谢……”

 

我握紧了师父毛绒绒的爪子,师父笑眯眯地拉着我站好。

 

啊,肉球。

 

鱼潮的骚动愈演愈烈,抓紧师父的我抬头看向天空,巨大的鱼钩划破云层,每落下一次就勾走了一条鱼。

 

“这是天罚——!!”

 

“天罚啊啊啊啊啊——!!”

 

鱼民们四处逃窜,抬轿子的那几位鱼民嚷嚷着“保护神”“我们要保护神”护着轿子,这么大喊的鱼民也被鱼钩勾住了嘴巴,整条鱼被往上拉去。

 

“唔哦哦哦哦!!!这、这实在是——啊——居然有点舒服——”

 

“班长!!!!”

 

场面一片混乱。

 

而刚刚当上鱼民们的神的蚯蚓由于太过害怕企图通过咬断自己的身体自杀,只是不光没成功还变成了两条,现在两条蚯蚓面对面两脸懵逼中。

 

我看着眼前这既凄惨又可笑的荒唐一幕,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

 

“不有趣吗?”

 

师父这么问我。

 

我生气地推开他。

 

“怎么可能有趣!尽是些荒谬又莫名其妙的事情,你到底想做些什么——”

 

师父伸出爪子,轻轻推了我一把。

 

我向后倒去。

 

身子接触地面的一瞬间,这个一触即碎的世界就这么消散。

 

我仿佛掉进了深不见底的水潭,水面的波纹映在眼眸中。

 

我一下子失去了呼吸,不停挣扎起来,希望能逃离这包裹着身体的水潭,从鼻腔涌入身体的水扩散开来,没有想象中火烧火燎般的疼痛,下意识却还是觉得窒息。

 

“咳——!!”

 

我用力地咳嗽了一声,睁开眼发现自己并不是在什么水底,不知是怎么做到的,我躺在带有凉意的水面上,师父蹲在我身边,我呆呆地看着他琥珀般的猫眼。

 

他的爪子在我耳边轻轻一勾,勾上一条胖乎乎的金鱼。

 

“你看,这不就有鱼了吗?”

 

那条无辜的金鱼就这么进了他的嘴巴,我看着金鱼近乎透明的尾巴尖。

 

薄如蝉翼的尾巴轻颤,沾着的水珠落到我的脸上。

 

凉的。

 

我慢慢睁开眼睛。

 

电风扇转动的声音嗡嗡作响。

 

我愣愣地看着身旁大开的窗户,窗外下着大雨,夏日特有的闷热潮湿涌入室内,被风吹得歪斜的雨珠落在我的身上。

 

“唔……”

 

我揉了揉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凉席上睡着了,好像做了非常混乱的梦,大脑一抽一抽地疼。

 

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我翻了个身,黄色的大猫躺在我身侧睡得正香。

 

可能做了什么美梦,嘴角翘得高高的。

 

这样的模样让我也困倦起来。

 

本来就不怎么清醒的脑子再次陷入了昏昏欲睡。

 

我将手搭在猫咪身上。

 

反正也清闲无事,不如再睡一觉吧。

 

我闭上眼。

 

05.

 

只是。

 

奇怪。

 

我又是什么时候养了一只猫呢?

 

END

 

————————————————————————————

这篇文的配图原本只是想摸个草稿,意外地发现画起来还挺有料的嘛!


不过今天已经累了,明天再继续画吧(¦3[▓▓] 

这个粉嫩嫩的眼睛我好喜欢啊



其实这篇文是吃渔粉的时候想到的


之所以叫鱼刺是因为写文的时候总有种字面意义上的如鲠在喉的感觉

我!去!

这是我抽卡最欧的一次!

攒票?

不存在的

我突然觉得


我不给豆豆眼画嘴巴是为了大家好


因为……这个嘴嘴!这个嘴嘴好可爱!好可爱啊啊啊!


反正我觉得可爱度翻倍了啊啊啊!

这样一看

晴明简直就像是过年被亲戚包围的上班族

托大家的福,这次出的《莫慢待》本子全部卖完了OVO!!

真的是非常感谢各位的喜欢和支持!

本子是不二刷啦,就算下次要出也是出新的……如果有下次的话……

我……呃啊啊……总而言之努力吧!

我还没想好这个故事叫什么名字


只好边画边改边想


再一次,对画全彩的人报以崇高的敬意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正经】

突然有一个非常想画的脑洞!

非常想画!

非常!

想!

于是丢下作业打了个草稿,这个脑洞我太喜欢了,太喜欢了,一定要画,不过工作量有点大不知道七月之前能不能画完【沉思】

诈尸一下

虽然是很久很久以前在微博发过的老图

15号结课后才能闲下来画同人     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