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渣

虽然很丑,但是个英俊

我们不只是用相机拍照

我们带到摄影中去的是所有我们读过的书

看过的电影,听过的音乐,爱过的人

——这段话出自摄影师安塞尔亚当斯

我在看李涛老师的摄影后期课程时知道了这位摄影师

真的是非常好的话

现在我有那么一点明白了

在培训班的时候我画得非常不开心

不是那里的教育问题

老师们都很好也很优秀

可是我坐在教室里就是脑袋空空无所事事

我不适合这样的学习

我更喜欢走在路上看着路边的风景,听着音乐,将它们换上自己的想象,想象把自己喜欢的角色放进去——这现在是我最喜欢画的东西

正如李涛老师课程中所说

艺术是共通的

我现在觉得,决定我能画出什么的并不是手而是心

技巧有了基础就足够了,比起书本课程,我认为多用双眼观察更重要

多听听音乐

多看看优秀的艺术作品

多去爱别人

抱着温柔的心去作画的话我觉得感情也能通过画面传递给别人

虽然说得很了不起的样子不过我现在也不咋地就是了【挠头】

不过比起以前,我觉得我现在画的东西有在进步,比以前好了

就这样每一张画都比之前更好就好了

哦对李涛老师的课程在b站就能搜到

我从中学习到了很多,哪怕不是学这方面的我觉得看着应该也不会无聊OVO

我还记得我呆在北京的时候

 

室友问我

 

——我可以看看你画的同人吗

 

——可以啊

 

打开图

 

——人呢?

 

我圈了一下角落里的小不点

 

——这儿呢

要死要死要死要死


人作死,就会死


我太天真了以为今天能画完


画得好辛苦啊这张!!!!


这么辛苦!!!


我一定要发出来给你们看看


对我的意思就是


求求你们,随便来个人夸我两句给我继续画下去的动力好不好

 

——————————————————————————

 

好、好的!我被夸膨胀了,继续,先肝到十二点再说

我以为万圣节已经过了

 

于是想了脑洞

 

结果一查发现还没到

 

算了想都想了

 

看完我画的图写的文我觉得

 

我这个人脑子是真的有点问题

【喻叶】电话粥

*或许应该改名电话情缘

 

*但这样就感觉有点色色的

 

————————————————————————

 

01.

 

黑色的。

 

长方形的。

 

巴掌大小的。

 

现代工业产出的魔法器。

 

魔法器(科学)。

 

手机。

 

叶修盘腿坐在床上。

 

支着下巴盯着放在床头的手机。

 

已经快半小时了。

 

他不倒翁似的左右晃了晃。

 

抬头看了两眼呈深灰色的天花板。

 

叹了口气。

 

怎么办。

 

失眠了。

 

02.

 

凌晨十二点半。

 

按理来说是年轻人夜生活的开始。

 

对于已经回家的叶修来说却早已过了乖宝宝该睡觉的时候。

 

安静的夜晚,偶尔能听见几声虫鸣。

 

“嗯……”

 

叶修陷入了无意义的沉思。

 

放有电脑的书房睡觉时间后禁止进入,听着像是管教小孩的规定,但从他家老爸嘴里说出来总觉得多了几分威严。

 

据说助眠的牛奶他已经喝了一杯,倒不如说喝完胃里有点胀感觉更清醒了。

 

喝完牛奶他还顺便盯了一会儿小点的睡颜。

 

好可爱的。

 

啊要不去折腾一下叶秋吧,摸一下就跑。

 

…嗯…他明天好像要开会,算了。

 

叶修又晃了晃。

 

再躺回去也睡不着。

 

之前他还尝试过数绵羊,数着数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在背荣耀材料掉落表后放弃了。

 

也就是说。

 

叶修的视线再次落在那只反着光的手机上。

 

手边唯一用来打发时间的道具。

 

手游他不怎么感兴趣,最近荣耀也没什么更新资料,刷微博刷论坛?

 

叶修摇了摇头。

 

啊。

 

对了。

 

现在是夏休期。

 

叶修的目光锁定了手机。

 

要说大晚上拎人起来聊天的话,果然第一人选是!

 

叶修一把拿过手机解锁拨号一气呵成。

 

“……嘟……嘟……嘀。”

 

“……什么事。”

 

带着几分睡意的低沉声音,那威压仿佛跟着信号一起传了过来。

 

“老韩我睡不着,聊两句呗?”

 

“滚。”

 

对面干净利落地挂断了电话。

 

叶修拿着手机靠在床头眨眨眼。

 

手指动了动又拨过去。

 

接通。

 

挂断。

 

接通。

 

挂断。

 

接通。

 

挂断。

 

手机安静了两分钟。

 

屏幕亮了。

 

叶修果断挂断。

 

不用猜也知道对面的脸色现在有多黑。

 

骚扰老韩真是太治愈了。

 

叶修发自内心地对宿敌表示感谢。

 

那么现在找谁呢。

 

叶修想到了黄少天。

 

叶修觉得自己并不想彻夜长谈。

 

现在打过去他肯定会先嘲笑一通,下限五分钟上限未知,然后开始吐槽他的退役老年生活控诉他又欺负他们工会抢他们boss一边吐槽一边还嚷着要PKPKPKPK……

 

啊不行脑海中已经开始自动播放了好像真的听到一样。

 

黄少天,真是个可怕的男人。

 

危险指数并不是指肉体伤害而是精神攻击。

 

嗯……

 

叶修转了转手中的手机。

 

拨号。

 

“……嘟……”

 

“……喂?”

 

“文州啊,我突然觉得你真是个好人。”

 

“…诶?”

 

电话那边的喻文州少见地懵了。

 

03.

 

为什么……要大晚上给他打电话发好人卡?

 

04.

 

早上的阳光十分刺眼。

 

照进屋子的光线仿佛是把人从梦中拽出来的双手。

 

“唔……”

 

躺在床上的叶修皱起眉,翻了个身后慢慢睁开眼。

 

睡眠不足的大脑处于空白期。

 

像是度过冬天的松鼠一样头发杂乱地坐起身,叶修打了个哈欠。

 

他迷迷糊糊地想着。

 

昨晚睡不着……好像是……

 

什么时候睡着的来着?

 

之前做了啥来着……

 

……打了电话来着……

 

跟喻文州……

 

叶修眯着眼拿起放在枕边的手机,解锁后点进通话记录。

 

“哈啊……”

 

打了一半的哈欠突然卡住。

 

通话时长一小时十四分钟。

 

“……”

 

真的假的。

 

……

 

“喂?”

 

“我想这个点你应该吃过午饭了。”

 

“嗯,午餐有白斩鸡,很好吃。”

 

“那真是太好了。”

 

“……”

 

“……”

 

短暂的沉默。

 

叶修想了想。

 

“我晚上给你打电话了。”

 

“嗯。”

 

“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

 

“对。”

 

喻文州的回答带了几分笑意。

 

叶修纠结了两秒。

 

“虽然我跟你是挺聊得来的,不过一个多小时?”

 

“咳…对。”

 

对面直接笑场了。

 

“我怎么觉得这么虚幻呢?”

 

“因为睡太晚?”

 

“醒来的时候甚至觉得失忆了。”

 

“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

 

“我怎么不太想得起来说了什么……你没有趁机套我话吧?”

 

“比如你每天睡在五百平的大床上这样的情报?”

 

“你知道的太多了……啊是的请帮我包起来。”

 

“在商店?”

 

“糕点铺子。”

 

“有什么推荐吗?”

 

“嗯…明天直接给你寄几家的过去你自己吃吃看。”

 

“谢谢。”

 

叶修嘴角勾起。

 

“一份稀有材料一家。”

 

“喂?抱歉,你那边信号不好吗?我没听清 。”

 

 “稀有材料。”

 

“喂?”

 

“过分了啊。”

 

“会吗?”

 

喻文州笑了笑。

 

“我觉得前辈比较过分啊。”

 

“会投喂的过分前辈给我来一打。”

 

“是是我有这样的前辈真是太好了。”

 

“没错。”

 

“叶修前辈真是个好人。”

 

“嗯。”

 

“叶修前辈真是体贴。”

 

“咳。”

 

“叶修前辈是果子狸。”

 

“喂。”

 

05.

 

“嗯?”

 

叶秋抱着一碗削好的水果走出厨房,就看见他哥戴着耳机坐在沙发上,还揉着小点。

 

一开始还以为是在听音乐,却听见叶修在说着什么。

 

叶秋把碗递到他眼前。

 

“你在跟谁聊天呢?”

 

“所以说…抱歉等一下,和喻文州,你认识吧?”

 

“观众层面。”

 

叶秋放下碗,坐在一边看着叶修叼着一块苹果咬得咔嚓响继续跟喻文州聊天。

 

“…嗯,我弟。哼哼,我怀中还坐着一位美人。”

 

“诶——”

 

意味深长的声音。

 

趴在叶修腿上的美人立马欢快地叫了一声。

 

“汪!”

 

哈……

 

原来叶修也会这样正常(?)地跟人聊天开玩笑啊。

 

经常……每次都被叶修气炸毛的叶秋发出了令人感到有些悲伤的感叹。

 

这样想着,叶秋没再关心叶修那边,而是打开电视看起了新闻。

 

“……”

 

五分钟过去了。

 

“……”

 

十五分钟过去了。

 

叶秋震惊地看向叶修,叶修注意到他的眼神,疑惑地看着他。

 

“你还在聊啊?”

 

“啊,怎么了?”

 

“!!”

 

那个叶修!

 

那个不用手机的叶修!

 

那个他甚至以为他给他配的手机被他用去垫桌脚的叶修居然!

 

叶秋持续震惊中。

 

“你学会煲电话粥了?”

 

“煲电话州?”

 

叶修走神了两秒。

 

叶秋神色复杂。

 

“没想到我会看到你煲电话粥这一天。”

 

“电话州?”

 

叶修瞬间脑补了一下把电话和一条鱼放在锅里煮的画面。

 

“算了,别管我,你继续。”

 

“……”

 

“叶修?”

 

“…我刚才想到了一个很有毒的画面。”

 

“?”

 

06.

 

“我们最近打电话好像很频繁。”

 

“确实。”

 

“真亏你有耐心陪我啊。”

 

喻文州转着手里的水性笔。

 

“和前辈聊天的时候像在打配合一样,我觉得我们配合得挺好的。”

 

“啊哈,该不会嘴上说着打配合其实每天睡前都记在小本本上吧。”

 

喻文州笑了一下。

 

“怎么会,我不讨厌跟叶修前辈闲聊,聊荣耀也好日常生活也好,倒不如说我们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聊天的机会感觉很新奇也很有意思。”

 

不过确实有把他记在本子里,虽然并不是这方面的事。

 

喻文州看了眼摆在桌上的笔记本。

 

“而且,那时候睡不着你给我打电话,我其实还蛮高兴的。”

 

“啊…其实先给老韩打过去的。”

 

“……诶……”

 

“他挂我电话后我又想到了少天,然后才想到你的。”

 

“……啊。”

 

“伤心了?”

 

“我想挂你电话。”

 

07.

 

电话接通中…

 

接通。

 

挂掉。

 

接通。

 

挂掉。

 

接通。

 

“原来用两通电话就哄好你了啊。”

 

“感动吗?”

 

“感动,文州真是个好人。”

 

“嗯。”

 

“文州真是宽宏大量。”

 

“叶修前辈是果子狸。”

 

“喂,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呵呵。”

 

耳机里传来他的笑声。

 

好听的声音。

 

“你现在在哪儿呢?”

 

他问。

 

叶修抬起头,深蓝色的光在空气中起伏。

 

“水族馆。”

 

“跟别人一起?”

 

“不,我一个人,被家里人赶出来走走。”

 

“我和家人在外面烧烤。”

 

“诶—令人嫉妒。”

 

“好些亲戚也在,这种场合对我来说挺无趣的。”

 

喻文州将一瓶冰果汁递给亲戚家的小孩儿。

 

“你有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吗?”

 

“我已经和一条鱼对视三分钟了。”

 

“噗。”

 

叶修眯起眼盯着那条鱼的眼睛。

 

“它肯定在想,看什么看难道我长得像喻文州吗?”

 

“在你心中我到底变成什么形象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条鱼可真漂亮啊。”

 

“你是在变相地夸我吗。”

 

“男人被夸漂亮会高兴吗?”

 

“不,高兴的原因并不是漂亮这个形容而是被你夸这件事。”

 

“这情话也太标准了你等我记一下。”

 

“诶?这算情话吗?……啊好像是有点。”

 

“你难道是会不自觉说情话的人?”

 

“不……我觉得不是,不过被前辈夸奖确实是一件高兴的事。”

 

叶修没有立刻回答,他将手机摄像头对准眼前的鱼。

 

它张了张嘴,转身尾巴一甩游走了。

 

“啊,跑掉了。”

 

耳机里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

 

“跑掉了吗。”

 

叶修离开了刚才站着的地方,悠哉地往前走去,一路抬头打量着关在玻璃另一边的水生物。

 

“这里还真是有各种各样奇怪的鱼。”

 

叶修凑近写有鱼类介绍的展板。

 

“不禁在想他们会掉落什么材料。”

 

“…你也这么想了啊。”

 

“游戏脑吧这是。”

 

“是游戏脑啊。”

 

喻文州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突然觉得遗憾。

 

对于没有和叶修一起参观水族馆这件事。

 

08.

 

“说起来,吃鱼的时候看到鱼眼睛我会觉得有点渗人。”

 

“那你跟我对视的时候也会这么觉得吗?”

 

“醒醒你是人啊,不要因为别人的吐槽就把自己归为鱼的同类啊。”

 

09.

 

“最近我在追一个剧,小说改编的悬疑片。”

 

“是最近很火的那个?”

 

“对。”

 

“我也有追,剧情很不错。”

 

“看的我想去补小说了。”

 

“你没看过小说吗?”

 

“嗯。”

 

“那你知道男主身边那个…嘀。”

 

喻文州看着显示挂断的电话。

 

叹了口气。

 

手速快可真好。

 

10.

 

“昨天你发给我的那张显卡的图,我发给我弟看说想买个燃气灶。”

 

“然后呢。”

 

“他回我一句少来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是什么。”

 

“果然…诶?”

 

“那一刻我感觉我不认识我弟弟了。”

 

“像是血枪手召唤的不是亡灵军团而是绵羊军团那样吗。”

 

“因为这些年被我连击?”

 

“不要连击自己的弟弟啊。”

 

11.

 

“修啊。”

 

“?”

 

正在削苹果的叶修抬起头看向坐在旁边的母亲。

 

“你最近打电话挺频繁的。”

 

“嗯。”

 

叶修将削好的苹果递给她。

 

叶母压低了一点声音。

 

“谈恋爱了?”

 

另一边的叶秋立马转过头来。

 

“嗯?没有啊。”

 

“可是那种像是情侣间的打法呀。”

 

终于有人吐槽了!

 

叶秋在心中喊了一句。

 

叶修笑了笑。

 

“不是,只是个关系好的朋友。”

 

“这样啊……”

 

叶母有些失望地咬了一口苹果。

 

12.

 

“我妈觉得我在跟女朋友打电话。”

 

“我家里人也这么问过我。”

 

“我们这样打电话像情侣那种吗?”

 

叶修坐在放在阳台的椅子上,支着下巴看着夜空中稀疏的几颗星星。

 

“不像吧……应该。”

 

“不像吧……大概。”

 

“因为我们以前从来没有像这样聊过天,感觉像是重新认识了老朋友一样。”

 

“知道了你很多我以前不知道的属性,觉得很新鲜。”

 

“是啊。”

 

喻文州搭在桌上的手指点了点。

 

“今晚的星星好亮啊。”

 

耳机里他的声音如此说道。

 

喻文州情不自禁笑起来。

 

“是吗。”

 

13.

 

手机是现代工业生产的魔法器。

 

明明只是个小小的方盒子,却能把遥远的两个人联系起来。

 

但是使其发出奇妙力量的并不是机器本身。

 

而是穿梭其间的话语。

 

14.

 

由那声音勾起的情感。

 

宛如魔法一般。

 

15.

 

“……”

 

“……”

 

电话两边陷入沉默。

 

只能听见对方轻轻的呼吸声。

 

夏日的夜风带着热度卷入心中,拂过空荡荡的掌心时却带来丝丝凉意。

 

那应该是汗液的缘故,而不是其它。

 

“我……”

 

“我……”

 

刚开口就又停住,两人愣了一下,随后不禁笑出了声。

 

叶修擦拭着眼角笑出的眼泪。

 

“抱歉抱歉,你先说。”

 

“好吧。”

 

喻文州看向窗外,点缀着零星光芒暗紫色的夜晚,他看到的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景色?

 

“我们这样聊天根本就不是情侣啊。”

 

他的目光中流露出温柔。

 

“是啊。”

 

如果能一起看就好了。

 

舌尖轻轻抬起。

 

16.

 

“但我希望是。”

 

END

 

————————————————————————————

 

不要停下来啊!【指相声】

 

前一张图是听《宵暗花火》时想到的

 

然后今天循环了一下午《ロキ》,突然手痒想画这样的画

 

我是个喜欢听歌想象画面的人【点头】

牛逼的人都喜欢在奇怪的地方赏月——脑海中一直浮现出这句话

 

然后一想为什么我总是自己吐槽自己

 

总觉得好悲伤

 

以及刚才说一边哭一边拼积木是骗你们 

 

因为我没钱买积木了

 

哭主要还是因为贫穷